微信公众号

古樟新声(第28期)·论辩台

日期:2016-12-04 来源:龙岩市高级中学 编辑:yp 点击:

请将目光转向执法力度

初2014级(3)班   于佳芸

央广网深圳1018日消息(记者杨振)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近年来,“扶起摔倒的老年人反遭讹诈”的事件屡见报端,遇到跌倒的老年人,到底该不该扶竟成为一个社会困局,近日,深圳大学教授发表文章,通过数据分析,得出结论,老人摔倒了可以扶。

前几日,《人民日报》刊发了深圳大学法学院应飞虎教授题为《九成真相率如何突围“扶人困局”》的评论文章。文章对从2004年至今年10月的149起因“扶人”而引发争议的案件进行了分析。“在这些案件中,80%左右的案件真相最终被查明。其中冒充好人的撞人者有32例,诬陷扶人者84例。而最近两年,随着摄像头等设备的普及,真相查明率已超过九成。”

因此,应飞虎教授得出结论,老人是可以扶的,绝大多数案件的真相最终会通过先进的技术等多种手段还原,而另一方面,他也呼吁相关部门尽快立法,给讹人者应有的惩罚。

据应教授介绍,文章中的数据来源于他四年多的统计,这些案例主要是从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体上逐一收集的。随着搜集材料逐步的推进,也发现了一些共性,比如讹人的较多为老太太,不被扶起而死亡的几乎都是老头。而实际的案件中,对诬陷他人的老人几乎没有处罚的案例,应飞虎教授因此强调,应当加大对诬陷者、逃逸者和装好人者的执法力度。

这其实是一篇侧重点错误的新闻。

作者致力于各种严密的数据,证明了老人摔倒可以扶,且不说这是否真的有用,当我看到这个标题时我竟感到了深深的悲哀。尽管作者用数据证明了老人摔倒可以扶起,或许这篇报道真的可以让多一些人扶起老人,在某些方面也许可以鼓励人心。但令我感到悲哀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人摔倒在街上没有人扶起,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扶起老人还需要严密的数据证明其安全性?以后当我们遇到摔倒在街上的老人时,是不是要综合那时的天气情况和周围的行人以及各种状况进行周密的计算,最后得出该不该扶的结论呢?越想越让人觉得悲哀。

作者还研究到了不被扶起而死亡的都是老头,真是个有用的研究呢,他没有研究为何无人扶起导致老人死亡而转研究死亡者的性别,的确是个明智的研究方向呢。讹人的大多数是老太太这个结果是不是意味着当遇到老太太摔倒时就要敬而远之呢?

我们应该将放在扶人会不会被讹的目光转向被忽视的执法力度。之所以会有人敢于讹人,不是因为他们是老太太或是别的什么,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法不责老”,新闻中也有提到讹人者并没有得到处罚,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处罚,他们才敢讹人,导致诸多老人摔倒却无人扶起,因为大家被讹怕了。其实讹人的就那么几个,但是无人去扶的,却是大多数。想要减少此现象,不是依靠一整串严密的数据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也不是依靠少数人的呼吁,而要依靠法律,只有当讹人者被重罚,罚到其他意图讹人的人感到害怕,只有大大加强执法力度,才能让世人放心地伸出援助的手,去扶起那些真正需要扶起的人。

法律应当是公正的,没有所谓的“法不责老”之说,如果真的想离传说中的“公正”更近一步,就应该在讹人事件上加强执法力度,让人感觉到法律真的是公正的,而不是讹人者所倚仗的“法不责老”。

作者应该将花在研究数据上的时间来呼吁加强执法力度,尽管结尾有提到作者强调加强执法力度,但放眼整篇新闻,作者谈的几乎都是各种数据,强调的也是各种数据。如果他真的想要改善此情况的话,呼吁加强执法力度,才是他真正应该注意的重中之重。那,才是他的目光所该转向的地方。

 

关于仇日情结

初2014级(3)班   于佳芸

河南老君山公示日军侵华战犯罪恶榜,将几名“首恶”(穿着军装的假人)五花大绑跪于铁栅栏之上,脖子插处决标牌向人们“低头谢罪”,这些“侵华战犯”被绑来之后,引来上千名民众冒雨一起打鬼子向这些“首恶”出手问罪,有用登山杖打头的、有挥舞拳头当沙袋的、有掌掴的、有挖眼的、有够不着跳起来打的,妇孺齐上阵,直打得“战犯们”面目全非。

这无疑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完全是当地民众在哗众取宠。痛恨侵华的日本人这并没有错,但是这样极端的做法却是极其不妥的。即使这是假人,但如此做却严重侮辱了这些人的尊严,就算是侵华的日军,他们的尊严也不是可以如此侮辱的。民众们这样做和当初那些侵华的穷凶恶极的日军有何区别?再者,这样做了之后那些日军就能得到相应的惩罚么?将自己心中的怨恨发泄在假人身上有什么用呢?有数千人不惜冒雨也要打上“鬼子”几巴掌,这么做他们心里对鬼子的痛恨就得以发泄了吗?这难道不是自欺欺人吗?

现在很多人拥有着愤慨的仇日情结,看到类似于“日本”的字眼就喊打,坚决抵制日货,看到日本的服装就恨不得将其撕碎,看到所谓的“日本鬼子”,即使是假人,也要义愤填膺地冲上去狠狠地打一顿,甚至还猛戳假人的眼睛,仿佛假人身上的疼痛会转移到鬼子身上似的。表面上看上去颇有一副热血爱国青年的样子,实则愚昧不已,这样表达自己对日本的痛恨真的好吗?真的妥当吗?真的不是自欺欺人吗?

他们还自豪地宣称这是“爱国”。爱国就一定要揪着日本不放吗?爱国就一定要全盘否决日本的任何东西甚至说日本的空气都是有毒的吗?这不是爱国,是愚昧。爱国应当是理智的,而不是说坚决抵制日货就算真正的爱国。再者,难道当年侵华的国家就只有日本一个吗?为什么他们心安理得地用着美货却一心一意抵制日货呢?这就算他们口中的“爱国”了?既然他们对于日本如此仇恨,干脆也把当初侵华的英美俄法日德意奥恨个透,终生只用国产货,才不枉他们的一片仇日情深和爱国赤忱。

所以说,痛恨日本当初侵华是正常的,爱国也是正常的,但如果用不妥当的方法表现自己对日本的痛恨和自己的爱国心理,就是极其不正常的。

 

 

 

关于屠呦呦获诺奖一事

詹杨菲

2015105日,屠呦呦获诺奖一事,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连日来媒体关于“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新闻报道约9070篇,报道的主要网站为: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人民法治网等网络媒体。其倾向性为:报道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新闻占28%,报道屠呦呦回应获诺贝尔奖的新闻占22%,报道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带来启示的新闻占19%,反思院士制度亟待改革的新闻占16%,解读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引发争议的新闻占11%,其他新闻占4%

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是一位“无博士学历,无院士头衔,无留洋经历”的“三无”诺奖得主,这不禁让许多人质疑,中国的院士制度为什么把屠呦呦拒之门外。在人民网2011年的一篇评论中,有人就表示屠呦呦性格过于直率且不善交际,更不会逢迎,这是她落选院士的原因之一。但也有人指出,背后的原因可能更为复杂,比如屠呦呦在青蒿素方面获得的科研成果不是她一人之功,而是集体的结晶等等。由于屠呦呦未获院士资格是一桩陈年旧案,因信息所限,我们也无法去评判是非。中国院士制度引发社会质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就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理想的状态下,院士的评选应该以候选人在科学上的成就作为唯一标准,但毋庸讳言的是,中国的评选过程在很多时候已经异化为某种名利的角逐。候选人的社会地位人际关系以及运作能力都成了影响因素。”有了张曙光事件所暴露的院士评选“猫腻”,这次屠呦呦获诺奖之后,人们更会打抱不平,并去质疑是不是院士头衔更多落入像张曙光这类人的囊中,而没有真正去给予拥有真才实学者应得的荣誉和地位。这是自然的。科学是一个自洽的体系,有着自身内部独特的衡量标准,科学家的贡献应该由学术共同体来评判,如果科学和政治、资本过多纠结在一起,就会损害科学自身的独立性。且院士评选乱象会影响整个科研界的士气,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最高层的科研体制都不能做到量才录用,唯才是举,基层工作者的科研积极性可想而知。

一千多名两院院士,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得到诺贝尔奖?中国院士评选标准、方法和程序是不是存在严重缺陷?到底还有多少像屠呦呦这样优秀的科学家被中国的人才评价体系所埋没?这绝不仅仅只是个人命运的不幸,更大的则是国家之痛吧。

再来,虽然目前我国科技人员位居世界第一,但真正在此方面领先世界的人才屈指可数。因为敢于突破敢于怀疑的人总是在我国的教育制度下被扼杀在了思想摇篮里,所以我国的诺奖寥寥无几也变得近人情了些。想要未来的能出现一大批的屠呦呦们,我想,我们的教育机制和创新机制是需要改善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